陳文錦:文化景觀是西湖的終極價值嗎?
杭州網  發佈時間:2021-01-06 14:48   

西湖申遺成功已經十年,西湖屬於文化景觀的理念已經深入人心,杭州的老百姓更是可以説婦孺皆知、耳熟能詳,但文化景觀是否就是西湖的終極價值呢?

答案是否定的!

為什麼這麼説?因為按照世界遺產組織的有關規定,文化景觀只是世界文化遺產的一個類別,是文化遺產的組成部分,並沒有説明它是什麼。如同一個人名叫張三,但叫張三的人有幾百個,他是哪一個?每一處世界遺產,都有自己的“突出的普遍價值”,否則是進不了世界遺產名錄的。西湖也是一樣。當初西湖一直擠不進世界遺產的隊伍,就是因為沒有自己的定位,沒有找到可以令人信服的理由來説明自己有哪些“突出的普遍價值”。説某處歷史文化遺存符合世界文化遺產的標準,僅僅自己説符合標準是沒有用的,需要舉證自己的理由。

就字面解釋來説,景觀,是指某種相類似的風景的組合,一般指自然風景。按照世界遺產組織的規定,文化景觀是“人類與大自然的共同傑作”,它不是完全由人類創造的。而文物建築、歷史建築,則全部由人創造。兩者並不完全相同。文化景觀具體分為三類:

1,人類刻意設計和創造的景觀。其中包含出於美學原因建造的園林和公園景觀。它們經常(但不總是)與宗教或其它紀念性建築物或建築羣相結合。

2,有機進化景觀,它們產生於最初始的一種社會、經濟、行政以及宗教需要,並通過與周圍自然環境的相聯繫或相適應而發展到目前的形式。這種景觀反映了其形式和重要組成部分的進化過程。又可以分成A:殘跡(或化石)景觀(這裏不展開);B:持續性景觀,它在當今社會與傳統的生活方式的密切交融中持續扮演着一種積極的社會角色,演變過程仍在其中,而同時,它又是歷史演變發展的重要物證。

3,關聯性文化景觀。這類景觀體現了強烈的與自然因素、宗教、藝術或文化的關聯,而不僅是實體的文化物證。

這三條和西湖都對得上號,非常切合西湖的實際。所以西湖作為文化遺產,確實可以説是實至名歸。但這三條,僅僅指出了哪些遺存有條件可以列入文化景觀遺產,而沒有説西湖憑什麼成為文化景觀遺產,它的終極價值又是什麼。

其實,關於西湖的終極價值,答案是有的。在申遺的整個過程中,各個方面的學者專家對西湖的歷史和現狀作了全面系統的研究,對西湖作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價值進行了充分的論證,指出了西湖作為世界文化遺產的獨特性和唯一性。陳同濱教授撰寫的申遺文本提出了西湖的核心價值:

作為人、自然、文化交融互動的產物,西湖是一個不斷演進、始終活着的文化自然形態,是歷史上最能體現中國傳統文化核心價值的審美實體,是東方審美體系中最具經典性的文化景觀,是天人合一理想境界的最佳詮釋。”

國際古蹟遺址理事會(ICOMOS)曾經委派韓國首爾大學教授樸素賢女士來杭州實地評估驗收,她非常認可西湖的獨特價值。她在給ICOMOS有關西湖的評估報告中説:西湖三面環山,一面臨杭州城,自唐代起,西湖美景就被無數作家和藝術家傳誦。為了使其更美,在其島、堤和羣山坡腳中加入大量廟宇、高塔、亭閣、園林和裝飾性樹木,並與農業景觀相融合。西湖的主要人工要素“兩堤三島”,是公元9—12世紀經多次西湖疏浚形成的。從南宋開始,形成了十個體現了哲理和古典景觀理念的題名景觀——體現了人與自然的完美融合。西湖是文化景觀中的典範,它清晰地展示了中國的景觀美學理念,併為唐宋時期的作家和學者所歌頌。西湖景觀不僅對中國的園林設計有着深遠的影響,其他國家也紛紛效仿西湖的和諧與美,營建湖、堤景觀。西湖美景激發人們“寄情于山水”,從杭州城觀賞,西湖大尺度的園林景觀及環繞着的羣山清晰地展現出來。

世界遺產委員會對西湖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錄》的評語是:杭州西湖文化景觀是文化景觀的一個傑出典範,它極為清晰地展現了中國景觀的美學思想,對中國乃至世界的園林設計影響深遠。在景觀營造的文化傳統中,西湖是對“天人合一”這一理想境界的最佳闡釋

這三個文件,對西湖的價值進行了積極的評估,充分認可西湖作為世界文化遺產的獨特性和唯一性。它們之中的每一個文件都提到“美學”或“審美”一詞,這是它們共同的地方,也是這三個文件共同的主題詞。

陳同濱的提法是“歷史上最能體現中國傳統文化核心價值的審美實體”,樸素賢認為“西湖是文化景觀中的典範,它清晰地展示了中國的景觀美學理念”,世界遺產組織的評語是“杭州西湖文化景觀是文化景觀的一個傑出典範,它極為清晰地展現了中國景觀的美學思想,對中國乃至世界的園林設計影響深遠”。所以,應該説,傳統中國式審美就是西湖的“特殊普遍價值”,這是別的遺產無法取代的價值,也是西湖能夠成為文化景觀遺產的理由。要説終極價值,這就是西湖的終極價值,或者是西湖終極價值最好的詮釋。這一論述經歷了時間的考驗,得到了國內外學者的高度認同,使西湖“這一個”屹立在世界遺產之林毫無愧色。

一般來説,遊覽目的地都具有審美價值,但有高下精粗之分。在中國著名的幾大審美實體中,西湖排在什麼位置?泰山之雄偉、黃山之奇麗、華山之險峻,都是中華民族審美的標杆,就某一個方面的景觀特徵而言,它們的審美面貌極具個性和特色,可以説超越了西湖,比西湖更高。但是總體上説,能夠整體上代表中華民族審美理想和審美精神的,能夠系統地、全面地展示中國人審美情趣和愛好的,綜合性影響力極大的,卻又非西湖莫屬。

西湖當仁不讓地超過了它們。歷史事實告訴我們,唐宋以降,西湖風景已經成為中華民族山水審美的核心意象,穩居全國山水風景的中心位置。西湖成為傳播和推動國人風景審美活動的動力和樣板,甚至成為創造、欣賞山水風景美的法則和品評標的。歷朝歷代,上自帝王貴胄,下至販夫僕婦,都是西湖的擁躉。還有那麼多文學家、畫家、藝術家喜歡西湖,他們留下了許許多多不朽的作品,其中一些稱得上是世界級的作品。即便到了現代,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都有着深深的西湖情結,周恩來總理曾經陪同四十多個國家的領導人來西湖。這一情況説明,西湖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遊覽地,而是一個具有真正意義上代表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為中國老百姓喜聞樂見的審美聖地,始終具有鮮明的民族特徵和時代特徵。我曾經在《發現西湖》一書中説:“如果説,中國人皇權崇拜的聖地是北京紫禁城,思想信仰崇拜的聖地是山東鄒魯的孔孟故里,宗教崇拜的聖地是四大佛教名山,那麼,審美崇拜的聖地就是杭州西湖,可以説,西湖無愧為中國文化審美體系中的一個座標。”所以,説西湖是中國傳統文化審美的聖地,我覺得沒有錯。

為什麼現在重提這個問題,當然有現實意義。曾經聽到有人説,良渚遺址是實證中華五千年文明的聖地,在良渚面前,你西湖算個什麼?西湖不過是上海人的後花園而已。這一説法使我大為震撼。首先,從科學角度講,把不同類別的世界遺產放在一起對比,硬要分個三六九等,是非常不嚴謹的。其次,這也太小看了西湖的意義。這反映了有些人對西湖的價值認知依然停留在申遺以前。也就是説,在他們眼裏,西湖還是二十多年前的老觀念,有人説是一個大公園,有人説它是自然山水園林,有人説它是風景名勝,有人説它是文物密集區,等等,聚訟紛紜,莫衷一是,等於又回到申遺以前的起點上。如果用這樣的角度來定性西湖,那麼,亂搭亂建、爭搶地盤的歪風説不定什麼時候又會盛行。

究其原因,主要是兩個方面。一是認識論上的慣性或惰性。一種觀念一旦形成,就習慣於用它來看問題,存在一種路徑依賴。中國人對抽象的理念不容易記住,喜歡就事論事地看問題,一看到西湖,滿眼就是山水、公園、景點,如果有山有水綠化好的地方就能成為世界遺產,那世界遺產還不多了去了。二是沒有很好地進行宣傳。我們一般只強調西湖是文化景觀,沒有深入普及它代表了什麼時代、什麼語境下的文化景觀。由於這些文件沒有公開出版,流傳不廣,只有少數論文偶爾提到,普及不夠,認知沒有跟上。所以我們應該把西湖是中華民族的審美聖地的觀點亮出來,讓更多的人知道,就像越來越多的人知道良渚是實證中華五千年文明的聖地一樣。

現在很少有人把遊西湖和審美聯繫在一起。旅遊和審美其實是兩個概念,有重疊的部分,又不是完全可以替代,這兩者差別很大。現在的遊覽,因為時間有限,實際上是走馬觀花、快餐式的遊覽,這種遊覽當然也可以引起愉悦感,但是是淺層次的。引導遊客欣賞西湖所包含的中國式的美學精髓,體認西湖在建構、確立、弘揚中國傳統文化審美理想和審美方式的意義和價值,讓更多的人真正地理解中國文化的精妙,對於堅持文化自信、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具有重要意義

其效果比那種純粹地讀經肯定要好得多。西湖是不可替代的,因為它是唯一可以完整地體現中國文化精神的實體,是一個空間的存在。沒有了西湖,或者西湖變味了,你就只能從詩詞歌賦、美術圖畫這樣的時間藝術中去尋找中國式的審美,缺少了實體的支持,你就無法真正體驗中國人的審美情懷。因為審美必須依賴於經驗和知識,需要實體性的體驗和認知。

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的過程,就是按照世界遺產組織所規定的認知標準,評估、建立一種價值觀的闡述方式。申報遺產的過程,不僅僅在於獲得世界文化遺產的桂冠,也是從世界性的理論高度,將本民族遺產的認知、保護、管理和詮釋推進到一個全新的境界,彌補原來認知的不足。不要以為申遺任務完成了,世界遺產的桂冠拿到了,那些有關西湖的世界遺產價值論述就不用再説了,“特殊的普遍價值”可以丟之腦後了。而現在繼續沿用申遺以前的説法,將會使西湖的發展迷失方向。西湖申遺也是這麼個過程。但是我們多數人對西湖的認知仍然停留在申遺以前的範疇。所以,我覺得,學界也好,社會各界有識之士也好,業務管理部門也好,應該一起大聲地説:西湖是一個審美實體,是人和自然聯合的作品。它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經典之作,是中國文化在審美領域裏的最高經典性範例,具有鮮明的時代性、民族性、典型性,是中國式審美的最完整、最經典的代表。作為現代人,我們有責任將老祖宗留下來的這一份精品保護好,使之永久地流傳下去。

最後需要強調一句,説西湖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審美聖地,並非將它原封不動地供起來,而是要把它建設成為為全體中國人喜聞樂見的民族風格、民族氣派審美中心。讓西湖永留人間。

作者:陳文錦,浙江省文物局原副局長。

▼延伸閲讀▼

春遊科普:西湖十景御碑的故事

盡情享受西湖之美,讓青春與西湖維繫在一起

從西湖風光到吳山景緻,明代雅士的旅行指南

杭州人啊,你一定要記住楊孟瑛

亦官亦學通六藝,西子湖上有阮公

來源:微信號:走近西湖  作者:陳文錦  編輯:郭衞
返回
西湖景觀不僅對中國的園林設計有着深遠的影響,其他國家也紛紛效仿西湖的和諧與美,營建湖、堤景觀。作為現代人,我們有責任將老祖宗留下來的這一份精品保護好,使之永久地流傳下去。曾經聽到有人説,良渚遺址是實證中華五千年文明的聖地,在良渚面前,你西湖算個什麼。